禁止“小明”入台 台湾最丑的风景(日月谈)

  “小明”,陆配夫妻未成年子女总称,即使长年在台湾读书生活、缴健保费,因为没领台湾的身份证,从1月25日起至今仍被禁止回台湾与父母团聚。民进党当局挂在嘴上的防疫需求、台湾防疫成绩第一名、自由人权民主等面对小明时都成了空话和笑话。禁止小明回家,成为台湾最丑陋的风景。

  如果说不让小明们回台湾是防疫需求,一位小明的妈妈曾说,我的孩子春节期间一直和我在一起,到了机场,我能入境,孩子不行;如果是防疫需求,怕我们成为“破口”,那么,我不是“破口”,孩子就是“破口”?如果说情势紧急政策只能一刀切,这把刀非要切在母子之间?

  生生拆散母子,何其残忍!可这冷酷的一幕就在台湾桃园机场上演。从大陆过春节回来的母亲带着一子一女,因为儿子没有身份证不能入境,父亲在台湾家中得知后四处奔走,母子三人在机场等了一天一夜,最后无奈又飞回了大陆。据说这个儿子就是小明的原型。也有人说一对母女从陕西回来,在机场等了一天,母亲不可能扔下女儿自己入境回家,又原路飞回去,这个女儿才是小明。

  陷入如此囧境的小明当然不止一个,总数大概五六百位,说多实在不能算多,台湾自称是防疫模范生、世界第一,到全世界去宣传“Taiwan can help”,却容不下这几百个孩子,怎么还有脸自夸?小明们说少也不算少,几百位小明就牵扯几百个家庭,他们分隔两岸,小明见不到家人,通过网络上课,看不清黑板,还被同学歧视:“你得武汉肺炎了吗?”孩子何其无辜!

  小明们已被台湾拒之门外近5个月,台湾防疫指挥官陈时中已经被前呼后拥着去“防疫旅游”,三不五时炫耀台湾“加零”,小明是防疫“破口”早就沦为借口和谎言!但小明还是不准入台,这就不是政策缺陷,而是大人无德了。早在2月11日,曾传出小明们可以回台,有关官员在解释回台政策时用“小明”举例,才有了“小明”这个集体的名字。但这个政策在疫情记者会上被防疫指挥官当众拒绝,并说了那句冷血和仇恨的“选择了国籍就要承担”。孩子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身份,他们的父母娶嫁了什么人、到什么地方过年在指挥官眼里是有差别的。果然,3月份欧美疫情暴发,台湾境外移入病例急增,在美国发了烧的、确诊的,无论老小照样上飞机回了台湾。指挥官说:“怎么忍心抛弃他们?”与小明相比,这种天壤之别不是歧视小明是什么?而歧视是台湾所标榜的民主的硬伤。陈指挥官没有一丝反省吗?没有一点对小明们的良心不安吗?

  他可以不用反省和不安,因为民进党当局就是这个调调,大陆是敌人,和大陆沾亲带故的也不是自己人,谁丧尽天良地对他们凶狠谁就升官升得快。当一名儿科医生终于不再沉默,近日在网络发文指禁止小明入台违反“儿童福利法”时,她还得提前“消毒”:“请别再冠人‘卖台舔中’的大帽子”。结果,封杀小明的陈指挥官瞬间凶手扮作被害者,对此回应说自己身上挂满箭靶,欢迎大家来射。

  问东答西,指南打北,顺境要“顺时中”,被质疑就耍悲情,政客一向如此,出身医者的防疫指挥官权术段位高超,真是击穿了仁心。如果您身上有箭靶,与家庭分离的小明们的伤口又是谁射的?不能回台毕业延续下一步深造和工作的陆生的伤又是谁砍的?

  请问陈指挥官,世卫组织正式命名新病毒后,您仍然口口声声“武汉病毒”,这不是散播歧视是什么?台湾至6月6日境外移入病例388例,台胞仍在两岸往来,但无一例来自大陆,小明们仍不能回台湾,这不是仇恨是什么?台湾如今已经全面“解禁”,大型活动都可以举办了,陆生们还不能回台返校,这不是刁难是什么?目前台湾未被任何国家和地区纳入解禁名单,指挥官回应说是“政治因素”,可是,你在防疫期间的以上所为不是政治因素又是什么?防疫官员歧视、仇恨、刁难,操弄政治,给台湾带来的绝不是荣光,而是耻辱。口称“武汉肺炎”,羞辱的不是武汉,是“民主进步”!

  禁止小明返台,是指挥官的官威,也是台湾最丑陋的风景!


(责编:刘洁妍、杨牧)